满江红·过汴梁故宫城

编辑:迷路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12 19:01:33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满江红·过汴梁故宫城是金末文人段克己所写的一首词。
中文名
满江红·过汴梁故宫城
文学体裁
年    代
金末
作    者
段克己

满江红·过汴梁故宫城作品原文

编辑
满江红
过汴梁故宫城
塞马①南来,五陵②草树无颜色。云气黯,鼓鼙声震,天穿地裂。百二河山③俱失险,将军束手无筹策。渐烟尘、飞度九重城,蒙金阙。长戈袅,飞鸟绝。原厌④肉,川流血。叹人生此际,动成长别。回首玉津⑤春色早,雕栏犹挂当时月,更西来、流水绕城根,空呜咽。[1] 

满江红·过汴梁故宫城作品注释

编辑
①塞马:指塞马。
②五陵:本指长安城外五个皇帝的陵墓,此代指汴京开封。
③百二河山:指关中地形险要,以二万人马足挡百万之师。语出《史记·高祖本记》。
④厌:多余。此处为堆积不下之意。
⑤玉津:指汴京(开封)南门外的玉津园。[1] 

满江红·过汴梁故宫城作者简介

编辑
段克己(1196—1254),字复之,号庵,绛州稷山(今属山西)人。金末尝举进士,入元不仕,与其弟段成己皆有才名。所作骨力坚劲,意志苍凉,有《斋乐府》。[1] 

满江红·过汴梁故宫城作品鉴赏

编辑
本词是作者在金亡之后重过金朝故都开封故宫时所作。当时元蒙正忙于征服江南的南宋王朝,无暇顾及在中原实行文化高压,故作者直陈高歌,无所顾忌地抒发心中的愤怒和悲恸。
上片写塞马南来的凶残与金朝君臣将帅的昏庸无能导致亡国。蒙古军队狂奔而来,硝烟滚滚,战火连天,汴京城笼罩在血雨腥风之中。草木失色,百姓悲号,天昏地暗,战鼓震天,大有“天穿地裂”之势。全国呈现出一片混乱。接着作者沉痛地指出导致金朝亡国的原因:本来可以凭借险要山河作为屏障以拒塞马,但朝廷昏庸,将帅无能,以致“百二河山”的险要也发挥不了作用,使蒙军长驱直入,直逼九重,终至亡国。作者既痛心国亡,又气愤统治者的昏聩,心中之气,悲抑难平。
下片写亡国之惨状和自己的心灵感受。“长戈袅”四句,蒙军长戈飞舞,连天空的飞鸟都已灭绝,原野上尸体多得无处堆放,似乎河中流淌的都是鲜血。兵燹酷烈,生灵涂炭,这是如实地描述当时元军的暴行,字字血泪,力敌万钧。接着作者笔锋一转,回写自身。以“叹”字领起,在国难之中,活着的人最大的痛苦,莫过于与家人动辄失散,遂成永别。词写到此,已将国难家难写尽,于是以“回首”二字宕开,追古伤今。当年的汴京,春光满城,莺鸣芳树,燕舞晴空,如今却疮痍满目,雕栏虽在,明月犹悬,而人事全非,故国之思,令人肝肠寸断。接着,以“更西来、流水绕城根,空呜咽”作结。“更”字加强感情力度,河水呜咽,着一“空”字,透出作者在亡国之后无可奈何的悲叹,徒增伤感。
写兵祸以实录,用史笔也;写悲感移情于景,用笔空灵。词情激愤,悲壮沉重。[1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诗词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中国文学